儿童福利网

登陆  |  注册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English Version

政策研究资讯主页 > 政策法规 > 政策研究资讯 > 当前

广州机关幼儿园拿出七成学位向社会摇珠分派

录入时间:2013-02-27 10:38 来源:人民日报

       1月23日闭幕的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三次会议透露——根据最新的财政预算,广州今年拟对14家机关幼儿园给予财政补助经费1.23亿元,比去年又增加了2800万元。这种补贴方式虽然年年引起非议,然而这次有了新的 说法:根据该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今年新学期这些机关幼儿园将拿出70%的学位向所有广州市户籍适龄儿童开放。正如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所言:“需要更正一个观念了,现在没有‘机关幼儿园’了,都是‘广州市公办幼儿园’。”

  昔日机关公务人员专享、质优价廉的机关幼儿园学位,如今真的要“飞入寻常百姓家”了。如何飞?飞入谁家?教育部门介绍,这些学位将通过摇珠和电 脑派位的方式向社会分配,如何摇珠,4月给出方案。根据改革目标,开放的比例2014年要达到80%,直到2016年实现90%的学位社会共享。

  现状

  在园幼儿总数35万人,其中约七成就读民办幼儿园

  “谁不知道机关幼儿园质量又好,收费又低?可只招收公务员子女,普通人家孩子根本进不去,可机关幼儿园得到的财政补贴却一年比一年多,这还有公平可言吗?”广州市海珠区市民赖文琼的话,道出了大多数家长的心声。

  新年伊始,这种状况终于要改变了。事实上,去年12月28日,《广州市属公办幼儿园管理体制改革实施方案》就已出炉,14个机关幼儿园的15个园区纳入改革范畴,进行招生制度改革。即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理顺关系后逐步移交教育部门管理,同时分批向社会公开招生。

  “2013年将腾出约4900个学位面向全社会,虽然总量不大,但是通过改革真正给市民公开公正的机会。”广州市发展改革委副主任邓宏永表示,改革将告别从幼儿园就开始“拼爹”的状况。

  记者从教育部门得到一组数据:广州全市在园幼儿总数多达35万人,其中约七成在民办幼儿园就读。4900∶35万,一个简单的数字对比,就可以想见,下一步最难、最关键的就是分配问题。就这么点学位,要分配到几十万争夺者的手上,怎么保证公平?教育部门想到了一个最简单,看起来也是最公平的办法:摇珠。

  早在2011年,广州市番禺区就率先在区直属机关幼儿园、东城幼儿园、北城幼儿园等3所机关幼儿园试点,以摇珠派位的形式,拿出学位面向社会公开招生。当年5月12日,家住市桥的袁女士看到北城幼儿园小小班新生摇号入学的通知,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带上户口簿为女儿报了名。考虑到报名人多,孩子又不是“内线生”,袁女士一开始没抱多大希望。5月23日,抽签结果公示了。袁女士意外地发现,女儿的号码出现在被抽中的名单里,成为了全小区唯一中签的幸运者。“付诸于运气,摇到的是幸运,摇不到的也无话可讲。我觉得这样挺公平的。”

  “拿出一部分学位向公众分配的办法虽然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一些公务员的反对,不过还是稳步推行了。”番禺区教育局副局长李珈坦言,首年试点时,3所机关幼儿园提供了30%的学位向社会开放,2012年提升到40%,今年预计将达到50%。

  而在广州市层面,摇珠将从今年9月新学期开始。剩下30%的学位是否还在原来的公务员系统中分配?屈哨兵称,“不会乱来”,要考虑历史过程中形成的现实问题,跟幼儿园协商后,才能出台具体的方案。“但这30%绝对不会是一个漏洞!”

  出路

  逐步扩大公办园比例,让公共财政惠及每一个幼儿

  “今年只有4900个?”一直关注这条新闻的赖文琼,看了报纸后摇了摇头。在她看来,这么低的“中奖率”,自己摇到的可能性太低了。那1.23亿元的财政补助,就只能惠及摇中的那极少数人;而摇不中的则一点都享受不到,“这是不是一种新的不公平呢?”

  事实的确如此,4900个学位在35万人中实在是九牛之一毛,那剩下来的孩子怎么办?目前的情况是,广州经过四方搜罗,公办幼儿园仍不到400 家,吸收的学生也仅占适龄儿童的三成多。而根据广州市今年的财政预算,市财政拟安排学前教育经费4.33亿元,比去年增加0.33亿元。其中1.23亿元 给了机关幼儿园;在剩下3.1亿元的学前教育专项经费中,又有2亿元是对公办幼儿园建设进行奖补,资助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仅1亿元(剩余0.1亿元用来资 助户籍家庭经济困难儿童、孤儿、残疾儿童和其他优抚对象接受普惠性学前教育)。也就是说,学前教育经费分配中的“公、民比”为3.23:1,与吸收的学生 数完全“倒挂”。

  尽管机关幼儿园有70%的学位面向社会招生,较之以前完全对内部职工子女进行招生的做法有了一个大的改进,但毕竟机关还有30%的传统权利。对 此,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提出,这样有所偏重的财政投入,无疑还在维持着这些机关幼儿园的“重点”地位。这种不均衡的幼儿教育资源的存在,难免会让与学位 挂钩的高昂“赞助费”屡禁不止,或死灰复燃。

      “公共财政对学前教育的支出,不仅应该负起责任,大幅增加投入,还应该不断追求公共财政对每一个孩子的支出均衡。”王则楚坚持认为,让所有的幼 儿园都能在分类指导的价格下,在公共财政的支持下均衡地发展,让我们每个孩子都能得到基本相同的学前教育,才是公共财政在学前教育上努力的方向。“我们要 在加大投入的基础上,坚决收回国有产权的住宅小区配套幼儿园,举办公办幼儿园,让小区居民直接得到学前教育的公共财政资助。我们要在逐步扩大公办幼儿园比例的同时,以学前教育券的形式,让每一个在民办幼儿园入读的幼儿都能得到公共财政的资助。”

 


cheap louis vuitton bags wholesale
nike free run 5 uk
terrell owens buffalo bills jersey